优游

[APH|米耀]那些不为人知的小事

  1. 送给我亲爱的老王的生日贺,可以当成利益往来的未来时间线,金钱向,配合上如今时事,真是屎里扣糖(。

  2. 送给W太太的未来生日贺XD  

  3. 大家国庆玩的开心不~要开心呀!


接到阿尔弗雷德的电话时,王耀正在准备晚饭。他今天午觉起的有些晚,睁眼时已经晚上七点半了,宅子里空荡荡的,家里就只有他一个。

平时照顾他起居的,除了外头的不得不站岗的警卫人员外,都被王耀大手一挥相当爽快的放了个假。年初的疫情闹得人心惶惶,好不容易迎来个长假,该回家的回家,该去玩的去玩。


这次双节从头到尾只有王耀一个人过,这也是他的意思,伊万倒是想来中国,可一来就得隔离十四天,大家都没退休,哪有办法这么折腾。

于是中秋国庆当天,王耀除了忙着接各方人马的庆祝电话外,就是和某俄罗斯青年唠嗑。视频电话打了半天,伊万死活不挂,也不知道谁陪谁,就因为这样一不留神还把濠镜的电话挡掉了好几个,直到几十个警卫人员冲进家里,把双方惊了个面面相觑他才知道这件事——这事他现在想想还觉得有些好笑。


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很多人都觉得他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宅子里会寂寞,抽空都会给他打几个电话解闷,可王耀不以为然,他都活了几千年,这点小阵仗就觉得郁闷或者无趣,那也折腾不到现在了。

可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接着每个人的电话,基本不漏,原因无他,纯粹是想看看电话那头还能扯出什么理由来陪他这个“空巢老人”。


这几乎成了条件反射,因此在接起这通电话之前,王耀完全没想到这人居然会在假期的末尾这么给他来一下。

当时他正一边煮着面一边看着德云社,手上还在切着西红柿呢,听到有电话来,看都没看,直接接通,直到听到那头某金毛带着醉意的“Wang”时,才反应过来这是哪位。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私下联系过了。

在对方把自己列进黑名单重点打击之后,他也懒得哄小朋友,不联系就不联系呗,当年那么惨的情况都能扛过来,何况现在?

都人高马大几百岁的人了,还得要人哄才舒服,他才不干这种保姆的事儿呢。


王耀有些无语,正想挂了电话,那头突然说道:“你怎么能这么对Hero!”


王耀:“……”


这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估计是喝了酒后有些意识不清,或许还有些感冒。

王耀甚至还能听到背景音里嘈杂的声响,八成是酒吧包间,即使不用看画面也能想象对面的群魔乱舞,别问他怎么会知道,他跟嘉龙或是梅梅打电话时听习惯了。

这俩年轻人,只要晚上通电话不是在蹦迪就是在去蹦迪的路上,多说两句人家还嫌你年纪大了不懂乐趣。王耀听的颇有不服气,想他年轻的时酒池肉林的日子也不是没玩过,你们蹦个迪算什么。


“需要Hero的时候,就是,就是英雄大少爷,不需要了,就是,你这傻逼,不要干涉我家内/政。”


能让心脏也跟着一起蹦个迪的音乐混杂着阿尔弗雷德口齿不清的委屈嘟囔,要是忽略掉这位的身份,这句话简直就像是女友找渣男讨个说法的开端,偏偏这位年轻的国家还把语气都模仿的惟妙惟肖,乍一听还有些幽默。


王耀不知该摆个什么表情,只能说不愧你是阿尔弗雷德,明知道他俩多塑料了还能装的一往情深,仿佛自己欠了他天大的情债。也不能说只有逢场作戏,可对方到底几斤几两,情深几许,双方心底都冷静的知晓。


可这金毛总能做出一副全天下都欠他的模样,做了一大堆屁事还能理直气壮的讨说法。


哦不,这货一向理不直气也壮,但现在谁惯着你这臭脾气。

王耀连呵呵都不想给他,直接挂了电话。

二十秒后,铃声再度响起。


王耀瞥了眼手机,干脆按了静音,倒是没直接挂断。


可也就是从这个电话开始,德云社不好笑了,面也不香了,还好是在双节的最后几天来的电话,这要是第一天就打电话,这节他还用过吗?!


的确就如阿尔弗雷德所说,他们曾经也的确好过,好到仿佛世界上只有彼此二人才是心意相通,阿尔弗雷德对人好时和苏维埃有异曲同工之处,就像孔雀开屏似的,卯足劲给你展示我所拥有的,以及我能给你的。

唯一的区别在于,当时的伊万和王耀或许有着片刻的当真,但阿尔弗雷德和Wang一直清醒着。


 ……


第二天,王耀拿起手机一看,上面的未接来电比想象中的好多了,只有三十几通,都来自一个未知的号码。他连拉黑都懒得,反正只要阿尔弗雷德一酒醒,立刻就能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糊涂事,这件事自然而然就过了。


王耀习惯性的给自己泡了杯茶,正准备去做个简单的早餐,就听到门口传来门铃声,打开一看,是熟人,今日岗站的警卫员小伙子,他手上端着一个大盒子,朝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您买的快递,我让人一起替你拿上来了。”


快递?

王耀一头雾水,他的确爱买快递,可这次双节他什么都没买,甚至因为之前疯狂购物,家里堆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不知道怎么用,觉得有些太浪费了,连某宝都被自己忍痛卸载了。


“谢谢,辛苦你了。”

王耀有些奇怪,把门打开,结果这一开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门口站着一圈人,地上摆着几十个一模一样包装大小的盒子,这可比他去年买双十一还疯狂。

但这些警卫员们都知道王耀的间接性购物癖,倒是也没多奇怪。


等把这些大家伙们都搬进屋内,王耀留了个心眼没在大伙面前拆开。能知道他地址的全球也就几个,两只手都数的出来,也不用担心被谁寄炸弹,多半就是梅梅他们几个送的。


这么想着,王耀先拆开了一个,直到看到里面的东西后,脑子里的一根神经直接崩断了——那只一只用黑白玫瑰做成的熊猫,还扎着个灰色的蝴蝶结,精致的难以想象居然是用花做的。


王耀感觉自己突然明白了什么,面无表情的拆了第二个,一个黑色的爱心,也是玫瑰花,比熊猫稍大一些。

第三个,红玫瑰中有着用白玫瑰拼成的MY BABY的礼盒……

他整整拆了一个多小时,全部拆完,数了数,好家伙,加起来一共20个,那小子挺能买。又拿起手机,在某宝上搜了下牌子,突然觉得断掉的神经可能不止一根了。

不愧是超级大国大美利坚,也真是够人傻钱多,这玩意买这么多,明天他就转手半价给卖了!


这家店估计光靠阿尔弗雷德就能完成本季度kpi,还是一口气,轻轻松松完成。


也不管对面的时差,王耀立刻用着那未知的号码打了过去,铃声还没想两三声就被接通,那头传来阿尔弗雷德带着睡意的声音。


“Honey,还满意Hero的礼物吗?”


可能是因为喝酒,他的嗓音有些暗哑,不如平时听起来那么有活力,“有没有爱上我?”


王耀皮笑肉不笑,“当然,真有您的,用500多万来买花,以后请多多在我家消费。像是您这样的顾客,我怎么不爱。”


“不是500多万,是520万。”阿尔弗雷德低低的笑了两声,“Hero算了好久呢,他们全国调货都调了半天,我现在有资格重新被你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吗?”


“黑名单?”王耀挑起一边眉,“啊,你不在里面,正确来说应该是你的号码一直不在我手机里面。”


某金毛:“……”


“闹别扭可就没意思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倦意,“以我们所处的位置。”


“当真那可就更没意思了,大少爷,这套把戏去哄你的小女朋友不是更好吗?”


“我可没哄过别人。”似乎阿尔弗雷德啧了一声,口气不爽,“你可真讨厌。”


“彼此彼此。”


“还是这么冷淡,真的想离婚了?”


这句话中的离婚当然是个玩笑,可两人都懂是什么含义。


“这可不是你逼着我离的?”王耀在沙发上坐下,看着面前憨态可掬的熊猫,嘴角一直保持着翘起的弧度,“恶人先告状可就过分了。”


阿尔弗雷德翻了个身,把手机夹在枕头和耳朵之间,他笑了两声,也没否认说辞,这个世界需要敌人,否则英雄怎么当英雄?

只有独角戏,故事可不精彩。

只是可惜,当年本该给故事添彩的美人,现在成为了敌人了。


“你不是一直都知道。”他睁开眼,蓝色的眼底里含着笑意,“我一向这么过分,以后我还会更过分。”


在一起了这么久,彼此是什么货色大家心知肚明,真正的英雄只会被刻在历史上,还在坐在棋局前的,全都是里外黑透的家伙。

他们的故事当然不会到此结束,不管是哪个方面。


“可你不就喜欢这样的我吗?一直注视着我的王耀先生?”


“你的厚颜无耻我的确喜欢。”王耀漫不经心,“毕竟这是学不来的本领。”


“彼此彼此。”阿尔弗雷德把话还了回去,谁都在冠冕堂皇,本该只是做戏的姿态,可惜谁都入戏有些太深。

他笑了一下,接着道:“但我还是爱你。生日快乐,Wang。”


--- END---


*阿米送的礼物可以在某宝上搜到,搜roseonly可看同款XD

评论(86)
热度(1130)
  1. 共37人收藏了此文字
© 茶燃|Powered by LOFTER